1

绵阳一幼儿园竟被校外人员“占领” 导致教学中断


7日早,记者接绵阳经开区多位家长爆料称,孩子们上学的幼园被校外人员“占领”,几十个娃娃无法入学。随后,记者赶到事发现场。在经开区鸿越瑞櫊小区的世纪星早教幼儿园,十多位家长带着孩子围在校门口,幼儿园大门被身着保安制服的人员把守,幼儿园内有年轻男子手持铁棍在巡逻。家长们说,要进入幼儿园,必须得到门口新来的保安同意并登记后方能入内。幼儿园内一片狼藉,两个巨大的沙堆占据了一多半的活动场地,园内教学器材和桌椅零乱的堆了一地。

一月内幼儿园数次被“骚扰”最终导致教学秩序中断

世纪星幼儿园一保安告诉记者说,从今年6月份开始,幼儿园就遭遇了一系列非正常“遭遇”:被断电,园方自行发电教学;被骚扰,园方加强保安巡逻;后来,学校门窗被人砸烂;再后来升级为持械毁损教学设施,学校教学秩序被迫中断。

123日,幼儿园大门被撞开,一满载河沙的货车闯进幼儿园,并将河沙倾倒在园内,随后,园方找来焊工将校门焊上。126日,20多名年轻男子手持棍棒,强行闯入幼儿园,对园内教学器具进行破坏:桌椅板凳、呼啦圈、玩具、相关文件等被野蛮地从楼上扔出来,同时对教学楼内的门、窗再次进行损毁。


视频截图,幼儿园教学设施被扔出来。

打砸完毕,这一群年轻男子又将园内保安强行驱离,并禁止幼儿园工作人员入内。世纪星幼儿园工作人员小王说:“我在阻止他们打砸的时候,被人从背后打了一棒,他们的行为简直就是强盗行为。”


视频截图。手持数根钢管的男子从镜头前经过。

面对司空见惯的野蛮行径,园方还是选择了报警。辖区派出所接警后赶到现场,但并未就双方行为进行制止。在幼儿园保安提供的现场视频中,记者看到:社会人员进入校园时,有三名警察尾随着他们进了幼儿园。在毁损设施的过程中,警察选择平静对待毁损幼儿园设施行为。

幼儿园另一保安说:“警察到达现场后说,他们只是过来维持秩序的,避免双方发生激烈冲突,其它的事我们管不了。”幼儿园一王姓工作人员说,社会人员进园往外面扔设施设备的时候,他们向警方报警。同时,社会人员也同时报警。王姓工作人员说,之前幼儿园有200多个孩子,从6月份到现在,走的差不多了,还剩40多个。“随时都像拍摄恐怖片,谁愿意把娃娃放在这样的环境中上学?

幼儿园教学秩序屡遭破坏缘起产权及租房纠纷

毁损教学设施、夜撞校门卸沙、驱逐工作人员出园……对于这一系列行为,幼儿园负责人称感觉“一夜回到文革时期”。那么,到底是何缘由导致幼儿园频遭“厄运”?这一群年轻男子与幼儿园有什么解不开的冤仇?

“其实源于一场房屋租赁纠纷!”幼儿园负责人王先生说,2006年,幼儿园所在的鸿越瑞櫊小区建成,由于当时小区配套设施极不完善。为解决小区幼儿入托上学问题,开放商鸿越房地产公司引进了世纪星婴幼早教机构。双方签约11年,由开发商提供场地,世纪星在小区内开办幼儿园,鸿越公司收取租金。双方合同还明确约定,园方享有对该处房产优先购买权。

王先生说:“2013916日,鸿越房产公司递给我们一份关于幼儿园产权销售及催交房屋租金的通知,通知说要公开竞价出售幼儿园产权,但此后一直未以任何方式通知我们报名参加竞价购买。在我们数次与开发商协商房屋租金标准且尚未达成一致时,鸿越房产公司在20131118日又给我们发来催交房屋租金的通知。通知中再未提及房屋产权出售一事,而是说有意续租的话,于20131130日前同开发商协商。当正式协商时,鸿越公司提出需缴3倍的续租租金,这着实让我们吃惊。”

“知情人说,其实在2012年时,幼儿园产权就已发生了转移。”王先生说,他们被蒙在鼓里一年多,直到开发商恶意涨租金时才知道真相,当初双方协议中的“幼儿园享有对该处房产优先购买权”条款形同虚设。

王先生说,他们一气之下将开发商告上法庭。一审开发商败诉,随后提起上诉。“二审时我们败诉,基于对司法鉴定结果存在异议,我们向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然而,刚领到省高院的受理通知后,幼儿园就发生了一系列人为破坏事件”王先生告诉记者说。


视频截图。社会人员手持钢管进入幼儿园。

买房1年多既交不了房又收不到租判决执行久拖无果无奈自行清场

记者辗转联系上世纪星幼儿园目前的产权方吕秋女士,8日上午,就多方错综复杂的关系,吕女士接受了记者采访。

吕女士说,2013年底她从鸿越房产公司手中购买了世纪星幼儿园的房屋产权,20141月办理了房屋产权,但是这之后就一直在和官司打交道。先是幼儿园诉鸿越公司优先购买权,目前终审,园方向省高院申请再审。再是自己以产权人身份诉园方缴纳租金及违约金并中止合约,目前终审进入执行阶段。吕秋说,任何一个投资者都希望自己的投资项目能带来收益。但是对她来说,购买幼儿园所在的房屋,就像是一场噩梦。这一年多来,打过几场官司,跑过很多路,个中心酸只有自己知道。

先是打官司,以产权人身份起诉幼儿园,要求交租金中止合同,一审二审都胜诉了,接着是等待法院执行。再是协商,协商不成又等待执行。吕秋说,基于执行对象是幼儿园这样一个弱势群体,法院在执行的时候,显得力不从心。但是对法院的执行不力,自己又没有任何办法。上周六,吕秋委托表弟带人去幼儿园清场,原本计划把幼儿园门卸了,窗子砸烂,让幼儿园不再具备上课条件,但自己未在场,局面很难控制。于是发生了幼儿园设施也被清理出场。其实这样做,涪城区法院是知道的,法院告诉她,在不造成群体事件的前提下,可以对自己财产进行处置。

“为什么不要求开发商给你提供清场后的房屋,或者你直接起诉开发商?”记者问。

“开发商说目前产权已经不在他手里,无法行使主体权利。没办法我才直接面对幼儿园的。等事情结束之后,我肯定会起诉开发商,要求赔偿我官司期间的所有损失。”吕秋说。

“为什么不要求法院执行生效判决呢?”记者问。

“要求过,法院也来过,张贴了执行公告,宣布了相关法规后就走了。到11月底,执行期限已到。但法院说他们对幼儿园这样的弱势群体也很无奈,还说不要把法院推到风口浪尖上去。所以我们选择拆除门窗,这些都是我自己产权范围内的东西,我也有权处置。”吕秋说。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对幼儿园的设备设施造成损毁怎么办?”记者问。

“如果情况属实,我愿意赔偿。”吕女士说,如果对方不向省高院申请再审,或许还可将清场时间往后延,但对方已经申请再审了,如果省高院复审要求中止执行的话,她的官司又要往后拖。

吕秋说的复审,指的是今年113日,省高院向出世纪星幼儿园出具的(2015)川民申字第2714号《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申请再审案件受理通知书》,第二天,也就是114日,世纪星幼儿园又向涪城区法院提出延缓执行的申请。据称,按法院要求,127日世纪星应该向法院提交相关材料的,但是6号就发生了幼儿园教学设施被损毁一事。

世纪星早教机构王先生说:“按照目前状况来看,要原址恢复上课已经不大可能,一是家长等不起,二是教学设施的损毁程度较大。为不耽搁娃娃们上学,我们目前已经在相邻的一个楼盘中花1400多万买下教学楼,目前正在做装修设计,同时短期租用了场地复课,如果顺利的话,9号就可以正式上课了。”

世纪星幼儿园园方称,目前已买下临近一楼房作为教学用房,目前在做装修设计。

绵阳市公安局城南分局回应:系双方经济纠纷警方不介入

就幼儿园保安反应警察在幼儿园“打砸”事件中“不作为”一事,记者采访了绵阳市公安局城南分局。该局民警郑子昂向记者介绍了当天情况。

据郑警官介绍,当天上午1011分,经开区涪滨派出所接到110指挥中心指令,称世纪星早教婴幼园内有人发生纠纷,双方出现不少的人,请求到场维护秩序,避免发生进一步冲突。到达现场后,民警了解到,当事双方都拨打了报警电话。“房东拿出了二审法院的判决书出来,上面写的世纪星在限期一个月之内,要搬出现有房屋。已过限期很久,世纪星也没有要搬的意思,还欠了两年多的房租,所以房东才有了动作。”

郑警官说,房东按照法院判决书执行,声称主张自己权益,又属经济纠纷,因此警方没有过多介入。“业主在幼儿园往外搬东西时,我们在现场维护秩序,搬的时候也一直在给他们强调不能打砸。”当天房东一方数十人在搬东西过程中与幼儿园一方也发生了摩擦,但是很快被现场民警及时分离制止。整个过程并未出现违法违规行为。

据城南公安分局指挥中心主任任军介绍,警方从多方了解到,2005年世纪星早教婴幼园与鸿越房产公司签订租用合同,在小区内开办幼儿园,享有该处房屋优先购买权,但在随后的67年时间内,世纪星并没有提出购买意向。2012年,开发商将房屋卖给第三人(现房东),世纪星因此不满,拒交房租、拒绝搬出,同时将房产公司告上法院,矛盾从此激化。

任主任告诉记者说:“就世纪星早教婴幼园与房东发生纠纷报警次数就高达十余次,每次我们都是出警了的,但是他们之间的经济纠纷确实不归我们管,我们只在现场维护秩序,避免发生冲突造成人身伤害。”

127日,绵阳电视台《天天800》栏目记者在采访该事件的时候,被一男子收走了记者的证件,并称要拿回记者证喊110来。吕秋说,事件当事人是自己的表弟,目前,表弟已经向当事记者道歉。

律师说法:针对上述情况,四川蜀仁律师事务所苟峨峰认为,如果世纪星幼儿园不执行已生效判决属实,那么房东应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其执行工作也应由执行人员进行,法律并没有赋予房东可以自行组织人员进行强制执行。

在本案中,如果房东有损毁世纪星幼儿园财产的行为存在,那么房东应对其行为所造成的损失向世纪星幼儿园进行赔偿;若构成犯罪的,对于相关人员还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 违法举报:绵阳市网信办 0816-2536264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