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疟疾染身痛死个人


 

  疟疾是几内亚比绍最常见传染病。发病率很高,全国每人每年基本都要摊上一次,摊不上的算奇迹。疟疾通过带疟原虫的蚊子传染,初期症状忽冷忽热,头晕头痛,体征表象类似感冒,没有经验的医生往往还真就当感冒医。发展到后期是一会儿高烧一会儿发冷。高烧到三十八九甚至四十度,我见过烧到41.2度的。发冷时大热天盖三床被子发抖。冷热交替之间相伴九死一生的剧烈疼痛,痛得让你恨不立刻死去更舒坦些。这是一种普通的疟疾,我和夫人多次得过,使馆其他同志也没人幸免,最多的一年三次,春节其间患病的还要统计在下个年度。另有一种最凶残的疟疾叫脑虐,就是疟原虫入侵脑部,严重危及生命危险。脑虐病程有长有短,受条件限制确诊病情比较困难。在非洲如果染上脑虐,多半是华佗无奈小虫何,唯有阎罗可医就。2014年2月前后一个月之间,我身边就有两人因脑虐先后去阎王爷门前排队报到。

  IMG_3171.JPG
  王华大使介绍中国援建几内亚比绍的卡松果市立医院

  2014年1月初休假回馆,我看见使馆雇员依拜杜在扫院子,比起一个月前他消瘦许多。原来是胖乎乎的身体,因为个子矮且胖,他的同事叫他冬瓜,使馆的人有时也这样叫。现在是眼窝深陷,几根大棒骨挑起个脑袋。他患病了,头昏乏力,精神萎靡,他的同事怀疑他肝炎。使馆的人给了他一些中成药,吃药后休息了十几天感觉好些又来上班。我见到那天刚好是第三天上班,后来再没有见到他。过了大概一周听说他死了,死于脑虐。确诊并公布死因的是穆斯林教会网页,依拜杜就这个教会的信徒。他是个和善的中年男子,见谁都一张笑脸,做事勤快大家都喜欢他。但他很不幸,第二任妻子半年前死了,他向使馆请了半天假,自个背尸体出去埋了下午就上班。我们都怀疑他的妻子也死于脑虐。

  依拜杜死后大概一周,使馆有人开始患病了,去援非医疗队检查确诊为疟疾。患疟疾的人先是一个,后来是两个、三个接连不断。最终在两个月时间里全使馆人员轮了个遍。追踪可怕的病因,带病源的蚊子咬依拜杜,咬依拜杜的蚊子继续咬其他人,连环感染就成了一群病人。使馆的人连续病倒,援非医疗队医生也先后感染,恶劣的形势使人忧心忡忡,更可怕的是,有一位在比绍长期做生意的华侨,下午五点过发病,九点过送医院就诊,经全力抢救无效,当晚十一点过永远地留在这里不回去了。再有几天就2014年春节了,他差一点福分没有完整地走过这一年。

  IMG_2935.JPG
  黑人美少女很可爱

  相比死去的那个华侨,使馆的人是不幸之中的万幸,热闹而隆重的春节虽然只上一道“凉拌菜”,但毕竟有惊无险地过了个完整年。这次疟情来势凶猛、时间集中,搞得使馆的人既要忙工作还要防疟疾,除夕前后一段时间,使馆只有一半的人手坚持工作。两重病号一个转回国内一个送去南非,三个相对较轻的病人馆内卧床,每天去医疗队打针输液需要有人陪护。除夕当天大使亲自进厨房帮厨,其余的人收拾布置餐厅,到中午聚餐时,坐在年夜饭桌前的人不及平时一半,面对丰盛的美食没有心思,没有频频举杯的庆祝,没有欢声笑语的道贺,电视现场直播的春节联欢晚会只有影子没有声音,那天的年夜饭吃得很是清冷,大家的心思都跳出了饭局优疟疾。在精神和心理的双重折磨中,使馆全体员工咬牙坚持三个多月,后病照顾先病,先病服侍后病,五湖四海的人互相搀扶着,大家平安走出了那段黑暗阴影。事后有人评价2014年中国驻几比大使馆的春节聚会——上的就是一盘凉拌菜。在那个特殊环境的春天时节,人们信心坚毅如铁,情怀温暖胜春。

  IMG_3201.JPG
  医院里简陋的化验室

  国内人很多只是听说过疟疾,知道它对于身体和心灵的摧残的更少。常驻非洲的人回国半年内如果患感冒就医,一定要告诉医生曾经在非洲呆过,以便医生综合考虑是否有疟疾症状。疟原虫在体内潜伏时间有的说一年,有的说半年,无论一年还是半年,只要它叮上你了就不会善罢甘休。我2013年回国休假患感冒去医院就诊,怀疑是疟疾希望做个疟原虫查对,医生开单子化验员说没这项检查指标,即使勉强做出来,结果也不一定准确。按照在非洲的经验,凡怀疑患疟疾就服疟疾药。可国内医院没有治疗疟疾的药品,找到市卫生防疫站只有三盒备用,要病情化验报告并需要站长审批才可以发放。千辛万苦折腾了两天总算是搞到一盒。

  IMG_3191.JPG
  刚刚出生三天的黑人婴儿

  国内治疗疟疾的药,比起非洲广泛使用的已经落后了整整一代。中国很早以前就消灭了疟疾,年纪大一点的人对它还有记忆,年轻人对它根本就没有认识,所以医院不备疟疾药也在情理之中。不论国内还是非洲的疟疾药对于肝肾损伤都特别大,疟疾治愈后年轻力壮者至少半月才能恢复正常体质,其余的则需一个月左右。我在国内服了疟疾药不到二十天就回比绍,回到比绍就大面积传染,按理说药性没过还可防御,当然药物对身体的损失也还在继续。风口浪尖的双面夹击,屋漏偏遭连阴雨,行船正遇打头风,我毫无例外没能幸免,只是比起最严重的几个稍轻微一些。自己还能够坚持开车去医疗队,还能够坚持煮饭洗碗,春节的凉拌菜是去现场吃的。这一次患病比起两年前算是轻松了百倍。

  013.JPG
  我是漂亮的黑孩子

  那次的病程先期来得缓慢,自以为感冒没在意,后来发展到浑身骨头骨节痛,痛得实在难以忍受才发觉不是感冒,去医疗队确诊为疟疾。当时医疗队还在卡松果市,距离使馆70多公里,路途遥远很不方便,使馆患病的人不到万不得已都不去那里。身染疟疾的那种疼痛让人坐立不安,去医疗队的路上只能躺着,柏油路轻微颠簸都感觉要命一样难受,来回150公里停歇了五次才坚持下来。2013年,中国援非医疗队搬迁首都比绍市,服务对象更多了,服务范围更广了,社会影响力也更大了,当然,距离使馆很近了,只有不到两公里。幸亏医疗队就在比绍,要是还在70过公里之外的卡松果,2014年初的那场疟疾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下期继续>>